太上忘情

最下不及情

没有目的

“军师...”


赵云将视线从枕侧的诸葛布偶身上移开,环顾屋内,窗帘还是昨晚的样子,只留一条小缝有室外的光透进来,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却只有自己的,整个房间里嗅不出一点他身上特有的薄荷味道,想到这里赵云才渐渐从睡意中清醒,抬手按压鼻梁思绪正聚,可昨晚的事分明也不像幻觉,指腹划过皮肤的触感,接触他腰际那人抖身时的颤栗,敏感带受刺激试图压抑在喉咙里的情欲,和眯眼时泛红的眼角。


可现在只有一个布偶留在床侧,赵云又看了眼布偶,干脆翻身下床连外套也没披的朝浴室走去,先洗把脸冷静一下吧,这种分明自己把人给办了,但是却有种被人拔屌无情的感觉,真是说不出的迷。


“早。”



还在打迷糊的赵云推开浴室拉门,清冽冷峻的一声问安便将仅剩的睡意全数赶走。

诸葛亮正对着镜子整理衣领,动作没停,也不看他,赵云这才反应过来,上前就从后背拦腰将人搂进怀里,俯身把脑袋埋在诸葛亮颈侧,闻着薄荷味儿安心的蹭着。


“早啊军师,早安早安早安...”

按理说昨晚把正事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羞耻着也做了,这再有个小亲小抱也没什么。但诸葛亮偏偏是从骨子里带出的韧劲儿,他用手肘抵着身后人,垂眼不去看从镜子里反照出来头发懵糟糟的赵云,轻咳掩饰眼底说不出甜腻的情绪。


“子龙,...粥要糊了。”


赵云被这又一声子龙给叫的乖乖松手,反应过来一秒后摸着鼻尖目送他家军师大人走出浴室,嘴角忍不住的笑意。



诸葛亮一向做事冷静沉着,当然,他不冷静的时候,那这事儿肯定就和赵云有关了,比如现在厨房里正熬着的小米粥。







这是去年一个瞎写的小段子。
真的很想写云亮了...(

练这么久诸葛亮,菜到现在也没有专属赵云...。
一元气弹把自己duo死算了。

—他原本以为他身上最凛冽,是近身便能闻到的薄荷香。

倒春寒



二月浅春,南方城里年味早散本是过冬末的转暖天儿,一场淅沥沥的毛点小雨飘到半夜终究是下大。搁置在窗边角落处白瓷矮盆里的薄荷叶片上沾染雨水湿气,室外雨声噼啪打落不见有停,隔着玻璃窗外雨水滴落转瞬贴着窗下滑出条条水痕,踩着棉拖缓然走向厨房,顺手将身侧客厅窗户敞开小缝,湿漉冷冽的空气悄然钻进睡衣领口接触皮肤后紧了紧前襟,多半是清醒不少。晚上k4变着花样做的一桌庆功宴竟饱腹过度,睡到后半夜终是没忍住的想起来解决口渴。


半壶茶水才开始加温,着身靠于墙面后脑勺微仰轻晃脑袋解困,抬眼隔着层层橱柜一眼便瞥上放在里面的汤勺,红色漆柄。


“小k4,你这汤熬的天上三鲜啊?”

“...”

“来,哥喂给你尝尝。”


扣扣两下指节轻敲玻璃声,回神挪了挪身望去门外,看见正探身看着自己的k7同样穿着身睡衣站在那儿。

 
“你怎么没睡?”

“被渴醒,小可爱烧菜太好吃。”

“不因为...?”

“上次老二留学回来哥不照样通宵?”

“别把智商冻没了,多穿点。”


他的询问声很轻,话未说完我却了然他要问什么,只得朝他点头示意催他赶紧去睡,k7便没往下说什么转身回了房,不一会儿报警灯便亮起,壶嘴里窜出水蒸气。

 

——

晚上的庆功宴主角是k5,两个月前作为学校最后一批交换生出国,再回来已是年后,说是庆功宴不如说接风洗尘。我是在半个月前就得知他这几天要回来,却没想到是今天。


人是k2和k6去机场接的,而当时自己则正在卧室里挂着耳机和队友开黑,没打上两局就听到楼下k9五哥五哥的叫着,看了眼屏幕上的时间还是耐着性子把最后一局打完。下楼时并未看见人身影,索性进厨房看看k4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一进去就看见k1围着家里大厨妨碍个不停,上去三句话便开始互怼,k4只能推着他离开厨房,离开前扔下一句“把汤盛出来”。


上前两步抬手揭开盖子嗅到煲里浓汤鲜味,忍不住舀过半勺汤汁放于嘴边微张嘴缓缓吹过冒起热气散开,正反复动作时身后厨房拉门声响起,想是k4回来了。


“小k4,你这汤熬的天上三鲜啊?”

“来,哥喂给你尝尝。”


捏着勺柄转身却对上k5视线,大概当时瞬间尴尬甚至无措的只有自己,他脸上没有过多表情依旧是平日里待人最多的面瘫脸,额前发丝被顶灯灯光照下留一圈剪影遮住小半边脸,顿住几秒后便将眼底意味不明的细微眼神尽收。我打了几声哈哈叫着老五,恢复如初,掂了掂上汤勺问他要不要尝尝。

 
我原本想到最尴尬的结局是这家伙即便不喝,自己也有办法解决,但当这句话问出口时对方只是点了点头从嗓子里哼出一个嗯字。k5就这么在我面前站在,没说不喝,也没有从我手上接过汤勺的意思,我试探性把勺子移到他嘴旁,k5便乖乖俯身下来抿了一口。

 

“他还是从小吃饭才那样让人喂。”


这是之后坐在沙发上从门外目睹一切的小魔仙,在我某天去他房间串门时插上的临门一脚,他边说边从他那堆散文手稿中探出头来啧啧啧个没完。



 
我爱双向,双向使我快乐。
给隔壁少爷的情书。

我好看吗






换季的气候多少让人有些受不了,半遮半掩的厚重深色窗帘挡住了大片想要洒进室内的柔光,伴随上海的平原气候太阳光也更早的覆盖城市中的林立楼房。

早晨七八点正是假期睡觉的黄金时间,背对着阳光正对着江和东方明珠的房间内并没有太强烈的光线刺眼,使得床铺上的人睡得更熟,而靠近窗户边睡的彭楚粤窸窸窣窣翻身后缓然睁开眼睛,本能抬起手臂去遮挡窗帘缝隙间的光慢慢清醒过来,脑袋里第一件思考的事情:


现在才几点啊。


摸到手机触屏亮起时,屏幕上一个大写的8:45。


...才八点。


解锁手机后睡意褪去的彭楚粤侧头朝左手边瞥去,刚才翻身时就感觉肩膀有压倒什么,搁在自己左耳边与耳垂相贴有肌肤触感的温度更让他清醒,睡在他身旁的人并没有醒来,而肖战是在什么时候睡着睡着就翻滚到他这边来了,彭楚粤表示自己睡得太沉全然不知,此时的肖战睡得更熟这点他是可以确定的。

当初赵磊来上海的时候自己就跟伍嘉成商量晚上怎么睡是个问题,记得当天下午自己发完微博后那人在下面的评论,随后便是微信上的轰炸和聊天,直到确认人也会来后才告知自家师弟。


“嘉成,到时候战战来了就和我睡一间,你就”

“好好ok,没问题这个可以有,那你就跟战,我就跟磊磊就住隔壁,那就开两间然后...”


侧过身来平躺着的彭楚粤正把视线停在肖战因为睡觉而翘起的几根呆毛上不由自主的就笑起来,早就吐槽过对方的发型,白天和晚上完全是两种样子,睡觉的时候就像个鸡窝毛毛躁躁。肖战睡觉时喜欢戴眼罩,彭楚粤就仗着这点优势眼神大胆起来近距离的打量着,之前录节目时在燃少宿舍时与人对视时也不是没看过,只是没敢像现在这么明目张胆。

乱糟糟的头发下肖战的皮肤被迎光面微弱柔光照的更加白皙,鼻子里呼出浅浅气息喷洒在两人身体碰触的小空隙间,仔细去看甚至能清楚的看见在肖战露出的那只耳朵上一圈小小的绒毛,观察到走神的彭楚粤捕捉到自己漏跳的两拍心跳。
恍惚回神后顺势拿起刚才看时间时还握在手里的手机点开相机翻转镜头,自拍,划个五毛特效,咔嚓,上传ins。


[图片]

PLEASE,LET ME GOOOOOO![不服]


对方放在自己耳边的手温依然温热,而这边的彭楚粤却不安分的换了个姿势面对面离肖美人更近了几厘米,无声轻凑过去在蜷成团还迷糊睡觉的人额头上印上一吻。


你说是早晨睡眠因子在作祟,还是换季气候的甜腻呢。








————————


肖美人:[无辜.jpg]

大清早被这俩甜到彻底清醒的我。